河南省駐馬店高級中學,河南省駐馬店高級中學" />

班主任論壇︱余芳芳:哦,同學,原來你也在這裏?

河南省駐馬店高級中學2019-09-03 22:15:00

 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遇见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唯有轻轻地问一句:“哦,同学,原来你也在这里?”我想,自己和学生的相遇,应该是我的宿命。

  我将通过三个关键词:倾听、从游、信仰,和大家分享我和学生的“这些年,这些事”。

一、傾聽:和老班聊天

  曾经有一位学生,刚入班时,阳光、开朗、积极、向上,成绩名列前茅。但是过了半个学期,他上课总爱打瞌睡,下课沉默寡言。我找他谈话,他总会说:“老班,我没事。”有一天,他竟然不愿来上学了,在家呆了一天。我和他的妈妈沟通并征求家长的意见,决定去家访。孩子一开门,看到是我,说:“老班,你咋来了?”“我来看看你,吃晚饭了吗?”“一天都没吃了。”“家里有什么?”“方便面。”“正好我也没吃饭,我做两碗面,一起吃,你给我打个下手,洗菜。”

  饭做好了,屋里只有吃面的声音。“老班,你下的方便面真好吃”,我笑着看着他。这时,他放下筷子,才慢慢说着父亲常家暴母亲,就在昨天,他爸又喝醉了竟然拿着刀要砍他的母亲。他说他从昨夜到现在,一直不敢合眼,他担心妈妈受伤,他害怕失去妈妈。你听,这才是问题孩子的真正问题的根源;你听,这才是孩子对破裂家庭没有安全感的心声。只要我们愿意倾听,愿意走进孩子的心灵,孩子就会愿意找老班聊聊天,亲近老班。心理的教育不就是心灵和心灵的沟通,灵魂和灵魂的信任,生命和生命的贴近吗?

  前三届带的毕业生,每年每届每个寒暑假,学生都会络绎不绝地回来看我,和我聊天。有的聊工作上的成绩或困惑,有的聊大学的学习、生活、人际交往,有的聊自己的爱情。我就坐着,微笑着,倾听着。

  这十年的班主任工作,让我反思:以往,我的教育是否忽略了一些人文的关怀。有时候,我在想,或许某一个时刻,我的一个冷眼、一句言不由衷的狠话,伤害了多少孩子的内心?究竟是什么让孩子爱学习,爱老班,爱学校?答案再清楚不过了,是生命中最柔软的部分,是内心深处的善良、厚道,是浸润着温柔之需的体贴与同情。

  这十年的班主任工作,让我懂得:孩子的内心世界不可强行闯入,要给孩子们诉说成长故事的机会。我想成为能够扶着孩子们健康地踏上社会的老班。

二、從遊:向老班看齊

  “鸡蛋,从外打破,是食物;从内打破,是生命。人生,从外打破,是压力;从内打破,是成长。”

  开学季,我在教室里放了一张桌子,我在这里改作业,读书,写作,孩子们在我的身边静静地学习。

  开学季,早读语文、英语,小自修读英语、写改错,下午读生物,晚读化学,晚自习练数学、物理。每天每个固定时段,我都会配合任课老师,为各学科老师做好后勤,坚守在教室,检查教学各个环节的落实。学生有任务,目标更明确,学习生活更充实。

  开学季,我邀请孩子们和我共进晚餐,一天一个孩子,我会提前询问他想吃什么,在下午5点50分之前买好饭,孩子一下课,饭的温度刚刚好,我们吃着、说着、笑着。

  开学季,教室的地上有一片纸,我都会弯下腰捡起放进垃圾箱,渐渐地,孩子们也会自觉地把垃圾捡起,我班再也没有值日生了,教室里竟也没有一张纸屑。

  被誉为“清华永远的校长”梅贻琦曾说:“师生犹鱼也,其形动犹游泳也。大鱼前导,小鱼尾随,是从游也。从游既久,其濡染观摩之效,自不求而至,不为而成”。是啊,教育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不教而教,就是言传身教。其实无痕的教育才是大教育。

三、信仰:解老班困惑

  我常想,我除了教给学生们知识、解题方法、答题技巧、分数的提高、荣誉的获得,我还能把学生的精神世界、人生观、价值观引向哪里?我该怎样做才能让学生成为真正的人?

  2015年的秋天,我仿佛找到了答案。我的一位学生在北京某军校学习坦克制造,非常优秀,大二时他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:“爸,学校给了我两个选择,一是到俄罗斯做交换生;二是从此隐姓埋名,档案销毁,进入某基地。”他的父亲一时呆住了,他很难做出这个抉择。尽管这位父亲是名老党员,可他49岁才有了这个儿子。孩子说“我想听听余老师的意见”。清楚地记得10月26号那天,这位70岁的老父亲找到了我,得知他的来意后,我就说了一句话:“儿子是你的不假,但是他更属于这个时代。”父亲默然离开。看着他的背影,我心里酸酸的。之后,这个孩子再也没有回来和我聊聊天,再也没有这个孩子的任何消息。我时常想:在我的余生里,我还能不能见到我的这位学生。若再相见,我会轻轻地问一句“孩子,原来你在这里”。

  在这一刻,我仿佛明白了,我的教育理想应该是培养真正的人的思想:让每个受教育者都成为在精神上丰富、思想上充满信念、有奉献精神、有家国情怀的大写的人。